1、汉江丹江口工程局电站筹备处

  丹江口水力发电厂的前称是“汉江丹江口工程局电站筹备处”。
  1967年3月1日,水电部以“(67)水电劳生字19号”文件《关于丹江口水电厂领导关系问题的决定》,主送湖北省人民委员会(简称“人委”)。文件主要内容为:“丹江口水电厂今年内投产,投产后确定由电力厅领导,在投产前应以丹江口工程局为主,与湖北省电力厅共同协商做好生产厂家准备工作”、“水库管理体制待我部与湖北省人委研究共同提出方案,经国务院批准后决定”。根据水电部决定和湖北省人委的指示精神,湖北省电力工业厅立即派工作组到丹江口,与丹江口工程局肖继何副局长、戴树楠副总工程师、芮田洪等同志,一起商讨研究水电站筹备工作。
  1967年3月17日,丹江口水电站筹备处成立。它是随着丹江口大坝施工的进展,工程主体的不断升高,并在即将于4月29日进行第一台机组的安装、11月5日大坝下闸蓄水的情况下成立的。为便于办理有关业务和事项,制有印章一枚,名称即为“汉江丹江口工程局电站筹备处”。
  1967年4月,湖北省电力工业厅派劳资处长,到河南省中原电业局三门峡水电厂,将随拆迁的1、2号机组调入丹江口水电站的126人,除部分人员留下参加拆卸三门峡水电厂已安装的1号机组之外,其他人员全部接到丹江口工地。
  1967年7月,湖北省电力工业厅由分管生产技术、干部、劳资、物资等部门的人员组成工作组,由孙百城总工程师带队到丹江口,与丹江口工程局牛汉夫、芮田洪同志及戴树楠副总工程师等,具体研究有关水电站机构设置及生产准备工作。
  由于“文化大革命”动乱,工作秩序已不正常,特别是1967年“武汉七·二○事件”的影响,领导机关受到冲击,湖北省“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和湖北省电力厅“抓革命、促生产”领导小组均于当年的8月末已瘫痪,水电部《关于丹江口水电厂领导关系问题的决定》的文件已无法执行,接管工作中断,丹江口水电站的生产准备工作,主要是在丹江口工程局的领导下进行。丹江口水电站投产后,由丹江口工程局管理,湖北省电力工业厅仅承担一些有关行业管理和水电站投入电力系统后的生产调度工作,或其他方面的协助作用。
  从电站筹备处成立到1967年11月下闸蓄水时,已有人员221人,其中党政干部23人,技术干部19人,生产工人145人;按来源分,三门峡水电厂调来的有126人,湖北省电力厅支援丹江口工程建设及调来的共有40人,丰满技校分配来的有34人,丹江口工程局内部调入21人。后来,还从大专院校分配来一些毕业生。这些技术骨干力量,成为丹江口这座当时在中国为数不多的大型水电厂中的“元老”。
  全体运行人员和部分检修人员,分别到新安江、柘溪、官厅、白莲河等水电站学习、实习,到沈阳高压开关厂、变压器厂、哈尔滨电机厂、阿城继电器厂等厂学习,到工程局机电安装四处参加安装,或参加质量检查工作。在临近投产发电时,则组织学习图纸、有关设备说明书等资料,并组织专门班子收集图纸资料,编写运行、检修等规程。
  为了在机组完成连续72小时试运行以后,能够顺利接机并安全运行,丹江口工程局电站筹备处,克服了由于国家政治形势、管理体制和生活上带来的种种困难,领导全体职工,编写出简要的运行、检修等规程,认真进行各项生产准备工作。
  电站筹备处成立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初期,筹备初期只是进行了人员分工,并非设置机关科室,也未设置生产单位。直到1968年1月成立电站筹备处革命委员会,牛汉夫同志任主任,才于同年2月设置了机关三大组,实行在革命委员会领导下由政工组、生产组和行政组管理的体制,基层建制则按军队模式,将生产单位分成运行连和检修连。这个时期的机构设置如图1所示。

  1968年10月1日,随着第一台机组投产发电,丹江口水电站机构正式运作,各项管理制度逐步完善,一步一个脚印地克服了由于设备缺陷而带来的被动局面,安全生产形势逐步好转。